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
Центр по изучению современной России
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  >  研究成果  >  对俄第六届杜马选举后游行示威频现的几点思考

对俄第六届杜马选举后游行示威频现的几点思考


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
成果简报
(第4期)
(2011-12-20)
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 沈影


  12月4日俄罗斯第六届国家杜马选举结束后争议不断,俄境内外先后爆发抗议活动。“亲政府力量”和“反政府力量”纷纷走上街头。笔者持续关注12月5日至15日若干媒体(e1、纽约时报、消息报、环球网、俄电视台HTB等)的相关报道,提出对近期俄游行示威活动的思考。

  一、俄杜马选举后游行示威活动特点

  1、范围较广,除了俄大城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还包括远东地区、西伯利亚与乌拉尔山地区的诸多城市,如符拉迪沃斯托克、叶卡捷琳堡、新西伯利亚等,甚至蔓延到境外的纽约、伦敦等地。

  2、规模各异,几百人到几万人不等。据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内务总局统计,约150人参加集会。据赤塔警方统计,约200人在赤塔举行抗议集会,三名集会者被扣留。在乌兰乌德(布里亚特)举行的未经政府批准的集会,据护法部门统计,约100人参加集会。规模较大的当属12月10日反政府力量在莫斯科博洛特纳亚广场上举行的约2.5万人参加的集会与亲政府力量12日在莫斯科市中心马涅什广场举行的约2.5万人参加的集会。据俄新网12月15日报道,莫斯科政府已批准反对派本月24日举行5万人集会。

  3、年龄层次覆盖较广,从青年人到老年人,普通百姓到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4、示威和平进行,大多为政府批准的合法游行,总体情势平稳。。

  5、俄媒体大量报道:俄罗斯联邦级电视台及互联网对相关示威都进行了跟踪报道。

  二、对俄游行示威活动的反应

  1、俄方反应

  (1)总统许诺检查舞弊情况。12月11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其“脸谱”网页首次回应10日的反政府示威。他称,俄罗斯公民有权表达自己的立场,并下令检查所有有关舞弊情况的指控。

  (2)总理立场:杜马选举后到12月15日前,俄总理普京未对示威活动直接回应,其发言人佩斯科夫传达了其立场——表示普京愿意接受批评,称尊重抗议者的观点,并正在倾听及将会继续倾听他们的意见,杜马选举的结果依然有效。12月15日,普京在参加俄罗斯电视台、电台的节目时,针对近期示威表示,这是社会健康的体现,强调自己尊重那些参与示威的人,只要他们的行动合法且不给国家带来不稳定因素,并要求全国所有投票站安装网络摄像头,以防止“那些试图令俄罗斯国家权力失去合法性的人”作祟。

  (3)俄学者的声音

  主流观点认为:可以发泄不满,但不应号召革命,应保持平静、遵纪守法。如俄政治分析家巴拉诺夫评论称,任何人都不想让事态尖锐化。近几年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都进行得极为平静。这是发出了“社会主张公正,但反对动荡”的明确信号。但他表示出对局势可能恶化的担忧。“统俄党”总理事会主席团第一副主席安德烈?伊萨耶夫呼吁集会参与者不要受人挑唆,不要听信挑拨离间,而应保持平静、遵纪守法。

  (4)民众声音

  游行示威者:希望当局听到我们的声音,表达政治诉求。参加集会的媒体从业人员伊戈尔说,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俄经济不景气,当局无法给民众提高工资和养老金。另一名集会者阿尔图尔说,多年来俄罗斯没有任何变化,政权高层“窃取”了人民的财富并且限制公民的“自由”。一些网民则力挺普京,称“谁仇恨普京,谁就是背叛祖国”。

  2、西方反应:

  美英领导人批评俄选举,美欧媒体对俄示威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

  杜马选举刚结束,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称俄杜马选举“既不公正也不自由”,呼吁“俄罗斯选民对选举舞弊和操纵选举的可信报道进行全面调查,也希望俄罗斯当局能够采取行动。”英外交大臣也说:“这个不公平的选举问题是比较严重,希望俄当局认真对待。”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8日的社论称,国务卿希拉里已经开始放话,支持“俄罗斯人的权利与期许”。奥巴马必须公开站在示威者一边。大批美欧媒体也自觉跟进,充分报道并密切跟踪此次选举的舞弊话题。据12月10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针对目前俄罗斯的国内局势,一些西方媒体鼓动奥巴马政府抓住俄大示威的机会,加强干预。美欧媒体在报道中把莫斯科示威活动与“阿拉伯之春”式的街头革命相提并论,一些美欧分析家作出大胆设计,希望这次“示威潮”能把还未消退的“阿拉伯之春革命热潮”在俄罗斯成功地演成“莫斯科之冬”。对于俄罗斯“被革命”的国际舆论造势,多数俄罗斯媒体和政治分析家表现出相当的理性和冷静。自由名字党主席领导人直截了当地说:“虽然我们对选举结果有不满,但是还轮不到希拉里来指手画脚。”不少人公开表示,这才是美欧关注俄罗斯“民主问题”的真实目的。民主只是美国人给俄罗斯发展“使绊子”的一个比较顺手的工具罢了。根深蒂固的俄罗斯人现在看得很清楚,回应得也很明白,那就是:“我们的事我们自己办,外人别插手。”

  对此,总统梅德韦杰夫与总理普京分别强调:“政治体系是俄内政”,不容外国势力干涉,并强调议会选举“结果清楚”,“完全符合俄选举法”,称希拉里的指责是其对俄选举的质疑“是在煽动动乱”。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则警告美国不要直接支持一系列俄政治力量,否则俄将予以更强硬反击,可见,俄当局对西方的表现予以强力回应。

  三、对俄游行示威的思考

  1、对于俄罗斯来讲,首先,执政党的确存在令民众不满之处,但仍是俄最大执政党,拥有大部分民众的支持,群众基础较为扎实。其次,普京仍是俄罗斯最受欢迎的政治家。尽管俄国内存在不支持普京的民众,杜马选举结果也表明普京的威信在下降,但他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其三,对于选举后暴露出的民众不满心态,官方有所反思。俄政府正在努力改善社会现状、倾听民众声音。普京也在为改善自己形象做出努力。其四,俄当局不会任西方势力为所欲为。

  2、对于西方而言:其一,西方支持的俄自由派在俄国内难成大气候。俄自由派并没有成为一个团结统一行为体,且当下俄民众的政治参与理念已颇具理性,反对简单粗暴的对抗,希望通过积极对话反映自身诉求,参与政治。其二,西方的“双重标准”能走多久?此次,美国媒体高度报道俄游行示威,但却较少论及其国内的“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需指出的是,应理性看待美国对选举结果的指责,梳理俄美关系便会发现,美国自从普京上台后,一直在指责俄罗斯的政治。

  3、客观评估此次俄游行示威,不应过分夸大游行示威的影响效应。大规模游行示威的影响因素诸多,如金融危机以来民众对俄社会状况的不满情绪,俄政治高层的变动没有顾及普通民众意见和感受、俄执政党中一些官员的不恰当行为及其它外在因素等。

  4、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备受考验。据称,12月10日示威游行的规模是苏联解体20年以来的最大一次。到目前为止,官方对示威应对得当,表现出理性的一面。示威总体情势较为平稳。据俄新社报道,10日莫斯科的游行示威活动的一位组织者对保障活动安全的莫斯科警察表示“感谢”,称他们“在活动期间表现得像民主国家的警察”。而针对游行示威,普京的表现较为聪明,先是第一时间通过其新闻发言人表态愿意倾听抗议者的声音,显示其愿意对话的姿态;其二,未授意警察进行大规模镇压;其三,在与民众电视直播互动时,他表示理解并尊重民众示威,提议“在俄罗斯境内所有投票站安装网络探头”,直接监控。并说今后党派注册登记可能放宽,以让更多党派能够参与俄政治进程。其四,普京未过多发表指责西方干预的强烈言论,而是把话语牢牢地限制在选举及游行示威的合法性与正当性上,反复强调不会限制表达意见的公民权利。

  5、互联网时代大众传媒的影响力不能小觑。互联网时代,大众传媒在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中角色日益重要,大众传媒在影响大众行为发挥着重要作用。此次俄各地示威的报道途径包括网络、电视台等,尤其网络在某种程度上对俄民众的不满情绪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生意人报》电台评论说,在俄罗斯这是网上活动第一次演变成现实的政治活动,这只是开始,未来将在俄政治活动中持续下去。当下,如何认识大众传媒在当代国际政治及国内政治中的作用,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大众传媒的关系等值得思考。

  6、国际关系中结构性障碍依然存在

  整体而言,俄美关系仍难有大的突破,俄欧关系中的原则问题分歧依旧,尤其在欧洲安全结构问题和对独联体地区的争夺问题上分歧依旧。在欧债危机的背景下,俄罗斯外交政策调整的方向在于亚太并积极参与亚太事务。

  总之,俄第六届杜马选举后大规模游行示威频现,对此应理性看待、客观分析,并可谨慎乐观预期,俄总体政治情势稳定,未来俄罗斯形势发展的关键就在于普京在当选总统后如何调整内外政策以适应俄发展道路的要求。

  后记

  俄第六届杜马选举期间及结束后,正值笔者在俄叶卡捷琳堡乌拉尔联邦大学访学。相对于莫斯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这里的活动规模相对不大。谈下我个人的感受:

  在学校,杜马选举前一天成为安静日,乌拉尔联邦大学主楼里有关选举的宣传单安静的贴在那里。选举结束后与一国际关系系教授聊及此事,他笑着说,现在国家杜马选举结束了,自由了。近日就各地频现的游行示威事件与新闻系一教授聊起,他说,总体而言,对游行示威应该持肯定态度,这是民众表达自己声音的一种体现。顺追问,如让您投票选下任总统,您会投票给谁,他说几个候选人里没有他欣赏的类型。问,为何不投给普京,他坦言,普京是强权人物,只会让俄罗斯越来越糟糕。有意思的是,他的儿子是俄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毕业生,我顺问教授他儿子是否关注此事,如何看待。教授回答说,他和儿子确实讨论过此事,他儿子还参与了投票,将选票投给统一俄罗斯党,并明确表示下任总统候选人中支持普京,理由是他觉得俄罗斯需要普京这样的领袖。在新闻系及国际关系系、孔子学院课堂上与俄学生聊及此话题,他们的回答如下:一,亲身参与叶城游行示威的研一学生,问起他参与的目的,他说是为表达自己的不满,希望当局听到。问他们是从何渠道获知游行示威举行的地点与时间,他们说从短信、网上、电话等得知。二,部分学生觉得选举结果对他们来讲无所谓。顺提出,无论谁当选,希望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些,毕业找个好工作。三,有学生根本不感兴趣。概言之,对于杜马选举后的游行示威,访谈的多数学者的观点是:一、游行示威表达民意,希望当局反思自身行为;二、对于明年的总统选举人选,多数支持普京,相对少数持保留意见。学生层面,多数对选举结果持接受状态,认同游行示威是为让当局听到民众声音。

  从12月5日-12月15日,总体来讲,叶卡捷琳堡白天市区主街道的秩序比较井然,街道上警车比平常略多些。晚上,被告知尽量少出门。期间,特意白天几次去曾经有抗议集会的广场去看,未发现什么特别的。12月15日后,各媒体有关游行示威的报道也减少了。对于12月24日莫斯科将举行的5万人集会,形势如何发展,将持续关注。

主编:李志强 刘亚丁

联系人:沈影 池济敏

E—mail:shenying@scu.edu.cn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