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
Центр по изучению современной России
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  >  研究成果  >  12月初俄罗斯反选举作弊大游行及其对总统选举影响的分析

12月初俄罗斯反选举作弊大游行及其对总统选举


影响的分析


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
成果简报
(第3期)
(2011-12-10)


  2011年12月3日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的结果公布后,从6日到10日在俄罗斯各地爆发了反选举作弊的示威游行集会,10日在莫斯科、圣彼得堡等10余城市爆发了规模较大的抗议游行集会。西方媒体称这是苏联解体以来规模最大的反普京示威游行。这次游行集会发生在国家杜马选举之后,离总统选举只有近三个月的时间,它在俄罗斯未来的政治走向中具有特殊的意义,因此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和组织方式、各方的态度,梅普应对的方略,它对未来的总统大选的影响等都值得加以分析,以使我对俄政局的变数有所准备、有所因应。

  一、反选举作弊游行集会与梅普的应对

  (一)示威游行的组织者值得关注。国家杜马中的主要反对党,对选举的公正性都提出了质疑。俄共主席久加诺夫在12月17日俄共的十六次代表大会上号召党员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说这是“捍卫人民选举权的重要的事实”。自由民主党党首日里诺夫斯基也指责选举结果不真实。但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大城市,议会中主要反对党的领导人并没有组织和参与街头的抗议活动。莫斯科10日的游行和集会的主要组织者是“团结运动”,莫斯科“团结运动”主席纳·米久什金娜在6日网上发布信息,称10日将在莫斯科举行反选举作弊的游行。车里亚宾斯克“团结运动”主席瓦·普里霍德金娜,是向当局提出10日游行的申请人。“团结运动”是由涅姆佐夫等反对派人士领导的,该运动在2010年12月第二次代表大会上通过纲领《自由即繁荣》,纲领第一条提出的任务即是“倒普”——“罢免普京”。

  此轮游行的主要组织方式也应留意。组织者先到当局申请游行,一旦获得批准,就利用Вкнатоке和脸谱网和推特微博等媒体,发布将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举行游行,以招徕游行示威者。政治评论家达·米季娜指出“交友网民登记上街游行”。

  (二)梅普的应对基本适当。在选举结果公布后,从6日开始,在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城市,就出现了未经当局批准的抗议选举作弊的游行。对于这些未经批准的游行,或虽经批准但出现失控局面的游行,警察当局采取了一系列逮捕行动。

  据fed.sibnovosti.ru/articles/报道,12月5日“团结运动”在莫斯科的奇斯托普卢特内伊大街举行经当局批准反选举作弊游行,伊里亚·亚申和涅姆佐夫等名人参加,当游行人群准备向市中心的马涅什广场进发时,警察当局开始抓人。7日一名网络作家在参加未经当局批准的游行时被捕,并处以监禁15日。10日莫斯科的大规模游行未出现警察与示威者与冲突。

  梅普对抗议游行集会作出了理性回应。8日《俄罗斯日报》网站转载俄塔社消息,普京回应说:“至于街头示威活动,我的态度是这样的:如果民众依法行事,那么就应该赋予他们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我们不应该限制任何人的这些公民权利。”普京还回应了希拉里此前有关“俄罗斯杜马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正”的言论。普京说,希拉里是在向俄反对派活动家释放信号,“她给我们国内的某些活动家定下基调、释放信号。他们听到了这个信号,并在美国国务院的支持下开始积极行动。”他也指出:“假如谁要违法,那么强力部门就可以用一切合法手段执法”。普京还表示要依靠大多数公民,要同具有反对派情绪的人对话。

  对于10日大规模抗议的游行,梅德韦杰夫回应说:“人们有权表达自己的立场”,并肯定10日在莫斯科发生的这场集会没有超出法律允许的范围,根据宪法,公民享有言论与集会自由。他称,他已责成对所有涉及投票是否符合选举法问题的投票站进行情况验证。

  15日普京在电视、广播、网络直播节目中与普通民众直接交流。他说:“今天只能依靠俄罗斯人民。如果没有这种支持,那么掌权也没什么作为。我可以完全明确地说,如果我感觉不到这种支持,这种支持的存在与否不是哪个网站或者广场能确定的,在民主社会支持率是通过投票结果来确定的,如果我看到没有支持,我不会在我的办公室多留一天。”并指示选举委员会在总统大选中安摄像镜头。话题涉及到莫斯科游行者的白缎带时,普京再次谈及游行背后的势力:“关于颜色革命,在我看来,这是显而易见的。这里有破坏社会稳定的既定路线图。我想这不是自动产生的。我们知道乌克兰‘橙色革命’的事实。顺便提一句,我们反对派中的一些人士当时正式担任尤先科总统的顾问。他们自然而然会把这场实践照搬到俄罗斯土壤上。”

  从16日奥巴马总统与梅德韦杰夫总统通电话的内容看,俄美总统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了克制的态度。

  梅普的回应承认游行者依法表达的权利,呼吁依法表达,同时也揭露背后黑手。但他们不愿与美交恶的意向也很明显,因为俄罗斯在加入世贸组织、索契冬奥会等问题上也需要美国和西方的合作。

  二、大游行对明年总统选举的影响比较有限

  尽管发生了抗议国家杜马选举作弊的街头行动,统俄党在国家杜马选举中也相对失利,但普京在明年3月的总统大选中胜出的可能性依然较大。做出这样判断的理由如次:

  (一)尽管部分选民对现政府不满,但近十年俄罗斯民众的收入增长较快,民心倾向于求稳。据维基俄语百科提供的统计数据,若2000年俄罗斯人的平均收入是40%的话,那么到2008年就达到了115%,以美元计算,2000年平均收入为50美元,2006年为350美元。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俄罗斯人的收入同样在明显增长,《俄罗斯日报》2011年11月11日发表格·潘宁对若干经济学家的访谈,该文指出,2006年至2010年俄罗斯人的收入增长了两倍,最低年收入增长57%,从2.653万卢布,增长到4.064万卢布。另据《КМ》“财经”2011年11月9日报道:“俄罗斯的工资收入比通货膨胀率高1.5倍。”这说明梅普在发展国家经济的前提下,力图让人民享受实惠。主要的社会阶层并不一定希望高层发生巨大的震荡。

  (二)在俄罗斯目前的政治格局下,现任总统和总理配合参选国家杜马和角逐总统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俄罗斯实行的是“超级总统制”,总统超越于议会、行政和法院之上,具有可动用行政资源助选等优势。1996年的总统大选可资参照。叶利钦1993年炮打白宫,对议会和保卫议会的民众开火,这使其声望受到极大损伤。其程度远在此次莫斯科等地的大游行对普京的损伤之上。1996年叶利钦毕竟在第二轮选举中胜出,得以连任。强力部门掌握在梅普手中,各种行政资源的助选作用也不可小觑,梅普可利用媒体既展示亲民形象,又宣示振兴大国的强人态度,梅普的执政经验也使他们能迅速因应变故。

  (三)主要的反对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尚不具备同普京相抗衡的力量。直选总统,既对竞选者所代表的政党是考验,又对总统候选人的个人魅力要求甚高,而这正是普京的两个主要竞争者的软肋。

  俄共主席久加诺夫,生于1944年,竞选总统最高的得票是1996年,他紧随叶利钦之后,第一轮得票32%,第二轮得票40%。但从他近年所发表的党纲,以及他的讲话看,他批判性强,建设性弱,在用语上比较陈旧,比较缺乏个人魅力。他在上年纪的选民中有一定人望,但难以得到在苏联解体后成长起来的广大年轻选民的认可。而且多数选民不愿走回头路。

  在国家杜马中名列第三位的自由民主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是日里诺夫斯基。日里诺夫斯基生于1946年,他的民族主义言辞虽然对部分年轻人不乏蛊惑力,但此人时时语出惊人,而且具有犹太血统,这是俄罗斯政治家的致命伤。

  在明年三月的总统大选中普京可能会失去一些票,久加诺夫和日里诺夫斯基的得票率可能会比较高,不排除久加诺夫再现1996年高票逼近的可能性。假如出现这种情况,普京也许会采取与反对党联合的策略,让出政府中的一些位置。议会的主要反对党领导人目前尚未参加街头抗议,这也是为以后与俄统党和普京周旋、合作预留空间。但事态如果进一步向街头行动发展,俄罗斯在2000年以后形成的比较稳定的局面就有可能丧失,变数难以预测。因此我有同俄的主要反对党保持接触的必要。

主编:李志强 刘亚丁

联系人:沈影 池济敏

E—mail:shenying@scu.edu.cn

友情链接